首 页 站长 社会 推广 军事 国际 探索 搞笑 育儿
网站首页 >> 搞笑 >>当前页


他们只是生活中的小角色,但在B站粉丝眼里,他们个个都是发光体。


记者 / 郑晶敏

编辑 / 孟佳丽


如果8年前逍遥散人没有把自己玩游戏打通关的喜悦分享到哔哩哔哩(以下简称“B站”),他可能会成为一名老师。但现在,他是B站游戏区关注量最高的up主之一,拥有276.8万名粉丝。


让逍遥散人一战成名的,是日本高难度游戏i wanna系列,其各种意想不到的陷阱能让玩家在一个关卡中“死亡”上千次,极考验玩家的耐心。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时,逍遥散人花了3天才打通关,但随之而来的不是通关的喜悦,而是怅然若失,“努力了半天就这么结束了。”逍遥散人想要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。于是,他的第一支游戏视频诞生,凭借着在这款小众游戏中展现的技巧和“死磕到底”的精神,他获得了一批粉丝的关注。


感受一下“散人干不死”。


2013年,当逍遥散人在B站凭借游戏实况视频成为小有名气的up主时,还在上高二的小可儿在B站鬼畜区发布了自己制作的第一个视频。在大神云集的鬼畜区,1.6万的点击量并不算高。直到2018年他制作了以赵本山小品为素材的《赵本山:我就是念诗之王》突然爆火,小可儿这个名字才被大众熟知。


《赵本山:我就是念诗之王》的爆火让小可儿在鬼畜圈小有名气。


小可儿到现在都说不清《念诗之王》是如何火起来的。这个作品早在2018年2月就已经发布,反响平平,直到9个月后,另一个up主将“改革春风吹满地”的旋律用作某明星演唱会混剪的背景音乐后才爆火——很快,赵本山的这段鬼畜成为热门。“我其实有点惊讶,为什么有人偏偏在这个时间点挖掘了我的作品,我从没想过自己的作品会以神曲的路径走红。”小可儿对《第一财经》YiMagazine说。小可儿喜欢电子音乐,在他看来,鬼畜不是恶搞,而是一种音乐形式。


成为up主大多是因为兴趣使然,做鬼畜视频的小可儿有一个音乐梦,做游戏特效视频的老皮则有一个电影梦。老皮自认为是个中二少年,常常幻想自己能和电影中的超级英雄一样拥有超能力。在B站上他实现了这个愿望。


B站并不是老皮发布真人视频的首选,“我以前一直以为B站是个特别二次元的网站,后来有个网友把我的视频转发到B站,结果反响特别好。”老皮对《第一财经》YiMagazine说。精湛的特效和大胆的创意为老皮吸引到了一群忠实粉丝,现在B站已经成为他最重要的发布平台,在这里他拥有135万粉丝,每每上线视频,都能获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点击。


神奇的老皮在B站拥有135万粉丝。


逍遥散人、小可儿和老皮都是B站60万up主中的一员。在这个由用户提供内容的视频网站,up主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。在生活中,他们或许只是普通的学生和上班族,但在B站上,他们个个身怀绝技。通过制作和上传视频,他们为自己的人生找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。


作为最早一批入驻B站的up主,逍遥散人最开始做视频只是出于对游戏的兴趣。电气专业出身的他对剪视频一窍不通,前几个视频没有剪辑就直接发布了。令他意外的是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在弹幕中催更,“他们会鼓励你,给你建议,这是我最初的动力。”于是逍遥散人自学视频软件,根据反馈加上背景音乐和字幕,视频质量才慢慢好转。


获得关注之后,逍遥散人没有选择受众更广的知名游戏,这让他在游戏up主中树立了差异化的定位。至此,高难度游戏和小众游戏成为他的标签。网友称他为“B站最有毅力up主”,遇到难的游戏就会@逍遥散人。


他的解说也极具个人风格。“有一期我嗓子不好没说话,结果弹幕帮我配完了全程,完全感受不到这是一个没有声音的视频。”这也是逍遥散人喜欢在B站上传作品的原因,“跟粉丝之间的互动很有趣,大家像是朋友。”


逍遥散人在B站发布的第一个视频至今仍有粉丝互动。


不过直到2016年接到第一个商业广告之前,逍遥散人都没有想过把up主当一份职业来做,尽管当时他已经拥有超过百万的粉丝。经历过B站早期用户对广告容忍度极低的阶段,逍遥散人接广告非常谨慎,甚至会做得比平常的视频更加用心。


相比之下,晚了两三年进入B站的小可儿和老皮更快尝到了做up主的甜头。大学期间,小可儿就凭借做鬼畜视频赚到了人生中第一笔5000元收入,老皮则在大学时用第一笔广告费买了一辆二手车。他们更早地明确了自己的职业方向,毕业后,两人分别成立工作室,做起职业up主。


逍遥散人则为自己留了条后路——签约B站的同时,他还考了南开大学的MBA。“接广告不是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,可能这个月有好几单,下个月一单没有。”作为up主,逍遥散人很享受能把兴趣当工作的感觉,但作为一个普通人,他也不敢全身心投入这件事。


尽管如此,事实上,B站已经占据了逍遥散人几乎全部的时间,并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。


为了方便做游戏直播,逍遥散人修完学分后从天津搬到了上海。原本早7点起晚10点睡的规律作息完全被打乱,现在的他经常凌晨4点才能睡觉。直播时他风趣幽默,但不做直播的时候,他更愿意一个人待着,“直播的时候一直说话,关闭直播的那一瞬间就突然不愿意说了。”B站像是一面镜子,映照着逍遥散人的另一面。


如果把一件事作为自己的收入来源,必然很难再以玩乐的心态去对待。当逍遥散人把up主当成一份工作,焦虑随之而来。“做的内容怎么让更多人看到,怎么维持关注,我的粉丝基数虽然大,但很多老粉基本已经不看B站,接下来怎么吸引新的粉丝?”这些问题都困扰着他。


同样的焦虑也出现在老皮和小可儿身上。老皮播放量最高的视频是广场舞大妈系列。由于涉及真人拍摄和大量特效,老皮的视频成本会比一般视频高出好几倍,制作周期也长达一个月。


在“广场大妈”系列里,老皮让广场大妈邵美娟“制霸”了多款游戏。


真人《炉石传说》系列非常展现老皮的特效功力。


但谁都不能保证花大价钱和精力做出的视频能获得关注。“观众对视频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,对更新频率的要求越来越快,但特效视频的工作量太大了,人手又不够。”这让老皮陷入有质量没数量的矛盾。正因如此,许多和老皮同类型的up主没能坚持下来。


作为鬼畜区up主的小可儿则有另一个层面的焦虑。“很多人觉得鬼畜就是恶搞,其实鬼畜不是单纯的重复剪辑和抽动,而是一种音乐性的表达方式。”小可儿说。这种在年轻人中流行的亚文化常常被滥用为恶搞视频,小可儿想为它正名。“对我来说,鬼畜就是生活与音乐的结合。”


比如《念诗之王》,就是小可儿童年春晚记忆与电子音乐的结合。为了做这个视频,小可儿看遍了赵本山的所有小品视频才挑选出素材,并自己写了歌词。编曲也尽量贴合赵本山本身的说话韵律,就像是他本人唱的一样。这个作品花了小可儿将近半个月的时间,“最难的不是调音和剪辑,而是选素材和歌词,哪一句话放在哪个位置,有它的旋律在里面,”小可儿说,“做完之后,它是一首可以传唱的作品。”


《念诗之王》是小可儿最红的作品,却不是他最满意的作品。而他自己认为最好的作品《鬼畜要从娃娃抓起》点击连10万都不到。小可儿曾为此沮丧过,在网络世界,一部作品火与不火太难预料,“这个作品不是我最好的作品。但它的流行让我学到很多东西,比如怎么去捕获大众的关注度和二次传播。”


也因为爆款难以预测,小可儿丝毫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灵感,每天早上醒来都会记录梦境,平时看到可用的素材也会立即记在手机里。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在做视频或者做音乐。而做视频很多时候是一件很孤独的事,“很多时候做着做着发现已经天亮了,睡到晚上起床,然后又做到第二天早上。”


感受到up主单独行动的局限性,小可儿创立了阿婆镇,一个up主相互扶持的平台。把B站各个区的up主集合到一起,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。“毕竟网络世界日新月异,天知道你哪天就不火了。”小可儿说。为了抵御风险,老皮也联合几个同类型的up主成立了工作室,逐渐将做视频这件事产业化。


尽管面临种种困难,无论是逍遥散人、小可儿还是老皮,对于这个原本计划外的职业选择都没有后悔。如果不做up主,小可儿或许很难有机会把爱好的音乐当工作,老皮的中二可能只能是脑海中的幻想。“我以前没有目标,上学的时候不知道该干什么,自从做了up主,有了目标,每天起床都起得早了。”老皮说,在B站积累的资源让他离自己的电影梦更近了一步。


逍遥散人从这份职业中收获了比玩游戏通关更大的成就感。由于经常玩小众游戏,有许多独立游戏制作者会找他做推广,这让他多少感受到自己为国内独立游戏的发展出了一份力。他还参加了真人秀《最强大脑》,想告诉大家玩游戏不仅仅是娱乐,也可以锻炼大脑、灵活肢体。他曾推广过的一款游戏被改编成了电视剧,他还因此得到了在剧中客串的机会——这一切都是普通人难以获得的经历。


如果不做up主,逍遥散人大概会成为一名老师。但有时他觉得up主本质上也是老师的一种,“老师看着学生成长,我看着粉丝成长。”录《最强大脑》的时候,有几个选手是他的粉丝,“我的视频能给别人带来快乐,间接影响帮助到他们,这是我最开心的事。”


逍遥散人



游戏区up主,247.9万粉丝,

2011年在B站上传第一个视频

代表作/《i wanna》系列、《逆袭之星途闪耀》

学历/纽约州立大学 电气工程 硕士

南开大学 MBA

星座/水瓶座

戳链接观看他的视频:https://b23.tv/av54443257


Q&A

Yi:YiMagazine

X:逍遥散人


Yi:你是如何发现B站的?上传视频的初衷是什么?


X: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国内很多网站看不了,发现B站是个世外桃源,啥都能在这里看到。有次看到游戏区的一个视频,是个日本人玩一个难度很高的游戏,看起来挺有意思,我也想挑战,因为我觉得我比他强。玩到最后我把所有艰难的镜头做了一个合集,获得了16万点击。其实最开始做视频的初衷就是为了记录一下自己玩游戏的过程,也没什么其他想法。


Yi: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红了?


X:我有次去美国大使馆办签证,就在社交平台上说了一声我明天去北京办签证,结果粉丝就把大使馆给堵了。从那以后我就不敢公布行程了。


Yi:你和粉丝的关系怎么样,怎么跟他们互动?


X:更像朋友。我当年去美国留学,走得急连宿舍也没定,我就在社交平台上问了声谁能接待。我本来想注定要在公园长椅上过一晚,没想到有个粉丝真的接待了我。我们现在关系也很好。


我有一个自己的电台,叫“散人时间”,那里也有一些忠实听众,有时候我睡不着觉,就会看他们的评论,也挺开心的。去年有一个高考状元在底下留言说我能给他解压,我看了就很开心。我觉得自己做的东西能够帮助到别人,或者能给别人带来一些改变,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奖励。


小可儿



鬼畜区up主,119.6万粉丝,

2013年在B站上传第一个视频

代表作/《赵本山:我就是念诗之王》

学历/芝加哥艺术学院(未修完)

2018年开设个人工作室、创立阿婆镇

星座/双子座

戳链接观看他的视频:https://b23.tv/av56048646


Q&A

Yi:YiMagazine

X:小可儿


Yi:你不是专业出身,开始怎么学习做视频?


X:做第一个视频的时候我才高二,当时其实也没有怎么学,基本上都是自己下一个软件摸索一下。投了第一个稿件之后@一堆那个时候的大佬,想跟他们交流学习一下。后来认识了一个算是带我入圈的人,现在他在做电子音乐。我当时只会剪辑不会调音,是他教我的。


Yi:你在专职做up主这件事上犹豫过吗?


X:有次我的作品被抄袭了,当时没克制住自己,就去撕了。有人说我小心眼、以大欺小,很多人会质疑我是不是在炒作。那段时间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要走这条路,但静下心来之后还是想,不管别人怎么说,我知道自己是想创作的就好了,还是坚持初心。


Yi:你的家人理解你的工作吗?


X:我母亲一直很支持。我在国外读大学的时候跟她说我想回来,她就说没问题,我做什么,她都支持。我觉得这一点非常不容易,特别是在中国这种大的教育环境下面,其他父母都想着让孩子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、结婚买房,她能够放我那么自由地成长,我非常感激。她会把我的视频转到朋友圈,然后说我儿子播放量有几千万。


神奇的老皮



生活游戏区、创意特效视频up主,

110.8万粉丝,

2014年在B站上传第一个视频

代表作/《真人炉石》系列、《广场大妈》系列

学历/悉尼科技大学 传播学 学士

星座/金牛座

戳链接观看他的视频:https://b23.tv/av48272871


Q&A

Yi:YiMagazine

S:神奇的老皮


Yi:为什么会想到做up主?


S:其实是在国外上大学的时候空闲时间太多了,我不知道做什么,就去尝试了一下做up主。而且它对我的学业有时候还是一种帮助。我学的是传媒,毕业作品就是我传到B站上的一个作品,效果非常好。


Yi:为什么会想到拍广场舞大妈,这个系列的拍摄有难度吗?


S:因为经常会看到广场上面大妈在打拳,然后我就想着怎么把大妈和我的特效视频结合,这是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,把如果结合起来说不定会有出人意料的效果。然后我们就请了那一片广场上拳打得最好的大妈来拍视频,当时她还被请去电视台。刚开始去跟大妈沟通的时候,她听不太懂,我只能说你按照我的动作做就完事了。摄像机拍她的时候,我就站在摄像机外面,跟着打一样的动作。


Yi:如果没有做up主,你会做什么?


S:可能就随便找个工作,一份稳定点的工作。我从高中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,想做网络视频,当时我做了一部《使命召唤》真人版,现在已经看不到了。做得很烂,但是很开心。


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,

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。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games.yheu.cn/u-info-15473374.s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